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九十九章 真龙戏凤(二)

时间:2018-01-13
「别乱动,」侯龙涛左手隔着小靴子抓住女人的脚踝,「碰伤了你我可要心疼的。」
  「混蛋!」骂归骂,司徒清影并没有反抗的行动,因为皮裤是喇叭口儿的,最开始的时候她还不知道男人在干什么,几秒钟之后她就明白了,剪刀贴着她的皮肤,慢慢将左腿的下半截儿裤腿儿剪开了。
  侯龙涛的左手开始顺着女人笔直的迎面骨向上抚摸,舌头则跟着剪刀,舔上了美人白嫩的大腿。「哼……哼……」司徒清影的呼吸和长腿一起轻颤了起来,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碰,舒不舒服她不知道,她的心房已经完全被恐惧、羞忿所佔据了,根据自己以前的所见所闻,她确信自己的身体将受到惨无人道的虐待。
  一直到把美人的裤腰剪断,侯龙涛才停住,他站起身,把剪刀扔在地上,抓住女人的裤子一撩,被白色小内裤紧包的圆臀就暴露了出来,破碎的裤子挂在右腿上。司徒清影闭上了眼睛,两颗珍珠般的眼泪顺着白净的面颊无声的滑落,她心中只希望十个小时快快的过去,让这个男人发洩完兽慾,自己好杀他报仇。
  侯龙涛真没想到这颗成熟的水蜜桃儿竟然会穿这种清纯学生妹的内裤,不过裤裆的地方被顶得高高得,就像是包了一个小馒头一样,「哼哼哼。」
  「你笑什么?」司徒清影转过头,咬着嘴唇儿,就算是眼中充满泪水,也一样能让人感受到那里面放射出的仇恨。侯龙涛没有回答女人,他一边儿的嘴角儿上翘,开始解自己的皮带。
  司徒清影把头扭了回去,「来吧,姑奶奶倒要看你有什么样的手段。」她在心中反覆念着这句话,再次闭起了眼睛。「啪」!女人的两条柳叶儿眉拧到了一起,牙关咬得「咯咯」直响。原来她左边儿的屁股蛋儿上狠狠的挨了一皮带,臀肉被震得直颤,上面立刻就生出了一道儿紫红色的血印儿。
  「疼不疼?」侯龙涛攥住被折成两折儿的皮带,向两边拽得「啪啪」做响。「……」哪儿能不疼啊,但是司徒清影楞是连哼都没哼,虽然事先并没预料到男人的具体行动,可她是有思想準备的,反正是认定要受虐,但绝不能在仇敌面前表现出丝毫的软弱,「疼不疼都不用你操心,有能耐你就打得我求饶。」
  「好,有骨气。」侯龙涛把皮带也扔了,「不过打到你求饶算什么本事,别说你不还手,就算你还手,我脸上也一样无光,女人是用来疼的。」
  「放屁,放屁,口口声声说疼女人,可还是要把那根髒东西插到女人的身体里,让她们受苦,有些女人也是贱,还要装出很舒服的样子来讨好你们这些野兽。」
  「说得好,很有个性,只可惜是谬论,你可以说别的女人是装的,是她们贱,不过这只是你在骗自己罢了,你手淫的时候有没有把手指插进自己的小穴里,又抠又搅呢?」侯龙涛说着这话,只觉一阵冲动,伸手将女人的内裤勒进了她的屁股缝中,捏住她的右臀,入手滑腻,柔软的白肉充满弹性,实属上品。「呼……呼……」司徒清影的呼吸立刻加重了,「你说你疼女人,那刚才为什么还打我?」
  她突然转移话题是有原因的,「女人在性交过程中只有痛苦」是她从小就相信的「真理」,等长大后「学」会了自慰,但由于潜意识作怪,她从未想过既然手指能给自己带来快感,那女人的阴道只要经过充分的準备,在容纳异物时就会有快感。今天侯龙涛明摆着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对她还真是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不可想像的事儿,人类的一个天性就是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哪怕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哪怕是在别人看来顺理成章的事情,哪怕是有很明显的证据摆在面前,只不过有些人的这种行为是无意识的,有些人就是简单的自欺欺人。司徒清影在一分钟前还是第一种,现在她已经属于第二种了。
  侯龙涛对于女孩儿这种微妙的心理转变只有很模糊的那么一点儿感觉,现在也不是深究的时候,「刚才那下儿是替我老婆抽的,你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莉萍,你要是个男人,我剐了你都不解气。」
  「萍……萍姐,她还生我气吗?」司徒清影才不管男人是怎么想呢,她只在乎何莉萍。
  「哼哼,」侯龙涛的右手从揉搓变为了捏挤,五根手指都陷进了女人的臀肉中,「被我摸也不是很不舒服吧?」
  「萍姐是不是还在生……」
  「先回答我。」
  「不舒服,不舒服。」司徒清影又没说实话,男人的手掌很热,动作也很温柔,就算不能说有多强的快感,但也决不是她所企盼的那么难受。
  「光嘴硬是没用的,」侯龙涛来到女人身后,弯下腰,在她饱满的臀峰上缓缓的舔了起来,「等你因为太强的高潮而精神恍惚的时候,你就该说实话了。」他一手着肉、一手隔着皮裤,在美人的大腿上抚摸着。
  「呵……呵……呼……」司徒清影开始有感觉了,「少……少废话,回答我,萍姐……萍姐她……」
  「你自己问她好了。」侯龙涛舔到了勒入臀沟中的内裤边缘,但却没向凹陷的地方进攻,而是把舌头移到了左边的屁股蛋儿上,他忽然高声叫了起来,「出来吧,司徒小妹妹有事儿要问你们。」这句话可把司徒清影说傻了,「萍姐在……」大厅左边的长廊里传出了「嗒嗒」的声音,那是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相交发出的,女孩儿睁大了眼睛,看着两个女人出现在大厅里。
  其中一个穿着一条银灰色的紧身低胸露肩洋装,胸部高高突起,三分之一的乳房露在外面,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还在洋装外顶出了两颗小「黄豆」。接近于透明的肉色丝光长袜包裹着几乎完全暴露在外的双腿,超短的裙摆连丝袜顶端的宽花边儿都不能完全遮住,脚上是一双银色的漆皮露趾高跟鞋。这个女人的一只眼睛被披散着的带波浪的长髮挡着,给人一种神秘的美感,正是何莉萍。
  另外一个女人穿得更性感,上身只有一件黑色绣花儿的欧式束腰,两颗比何莉萍还要丰满的乳房完全没有遮挡,乳肉白皙,乳首嫣红,虽然硕大却毫不下垂,反而是骄傲的上挺。从束腰的下摆处伸出四根儿吊带儿,连着纯黑的超薄长丝袜,黑色的漆皮Pump高跟鞋闪闪发光。她的长髮盘在脑后,高高的鼻樑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儿,浑身散发着一股高贵的气息,不说也知道是谁。
  司徒清影都看傻了,她的眼光完全集中在何莉萍的身上,倒不是说如云不美,而是因为如云实在是太美了,虽然何莉萍已是人间绝色了,但她还是给人一种很平实,很容易接近的感觉,可如云却拥有着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司徒清影看着她只能是自惭形秽,哪还敢打她的主意,「萍……萍姐……」
  如云和何莉萍都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被绑在摩托车上的女孩儿,然后就把视线移到了男人的脸上,她们的脸上出现了迷人的笑容,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老公。」侯龙涛一边伸长了舌头舔司徒清影的屁股,一边抬眼看了看二女,「来。」
  「萍姐……萍姐……」司徒清影目送着何莉萍从自己的身边走过,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这比被男人把玩儿屁股更令她难过。
  侯龙涛真起身,后退两步,手臂揽住两个成熟美妇的细腰,先是把何莉萍的舌头引到嘴外,轻轻的吸吮,然后又扭头吻了吻如云的脸蛋儿,右手捏住了她的屁股蛋儿,「不戴乳罩就算了,怎么连内裤都不穿啊?这妞儿可是个同性恋,她要是再背着我去找你,我可就亏大了。」
  「这个小姑娘也不错嘛,你收了她不就万事大吉了?」
  司徒清影虽然不知道如云的名字,但能受到这样的美人夸奖,怎么都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开心,可她的后半句话自己可就接收不了了,「做梦,做梦,我怎么可能会跟他!我讨厌男人!」
  「呵呵,小姑娘说话就像她的屁股一样,『又倔又怨』,臀沟也很深嘛。」如云用手指弹了弹女孩儿的臀峰,带动嫩肉一阵轻抖。
  「呵呵呵,」这话把何莉萍也逗乐了,「龙涛,这是你打的吧?」她指了指女孩儿左臀上的血印,「你真是的,多漂亮的屁股啊,你也真狠得下心,一会儿你可小心点儿,别再碰疼了她。」
  「她欺负你,再漂亮的屁股也一样得打,不过我还算挺有技术的,一会儿撞不到伤口的。」侯龙涛比划了一个从后面肏女人的动作。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你们有病吗!?」三个人在背后对自己的屁股品头论足,不论司徒清影对自己美臀多有信心,一样会觉得怪怪的,「侯龙涛,我肏你妈。」她在很严格的遵守自己的诺言,虽然向后一抬腿就能踢到男人,她仍旧只是动嘴,「你妈了屄,你不干我就让我走,又他妈不是开展览会!」
  侯龙涛任凭女孩儿骂,他也不说话,只是伸着双臂,左手隔着洋装揉何莉萍的屁股,右手捏如云的臀肉,美人在怀,时间充裕,他才不急呢。其实他对自己的计划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因为这个计划并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但有一点很明确,前戏不做足,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如云搂着男人的腰,稍稍垫着脚尖儿,亲吻爱人的脸颊,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成功与否不仅关係到侯龙涛作为男人的尊严,而且关係到姐妹们以后的安全,凭她的身份,她还真不会来,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要HaveFun,也算是在紧张工作之余的一个放鬆吧,特别是自己手下的这个投资部经理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靠得住。
  「小丫那……」司徒清影还想接着骂,忽然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何莉萍的脸上出现了鄙夷的神情,「啊!萍……萍姐,我不是骂你,我真的不是骂你。」
  「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这么没有教养,你要是我女儿……唉,真不知道你家里人是怎么教育你的。」何莉萍说完就不再理女孩儿了,转身抱住男人,和如云一起,用口舌为爱人「净面」。
  司徒清影突然变得安静了,本来一直很高傲的仰起的头颅也无力的低垂了下去,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刚才美妇人的两句话触动了她最脆弱的那根神经,她会找上何莉萍,除了肉体慾望,更有对母爱渴求的因素,为人儿女最大的罪过莫过于让母亲失望,她现在就有一种让幻想中的母亲失望了的感觉。
  如云的右手按在男人的裤裆上揉摸,何莉萍用左手解开了男人牛仔裤的腰扣儿和拉链儿,把那根已经硬挺的大肉棒放了出来,两个女人两条靠内侧的长腿都是稍稍抬起,插在侯龙涛的双腿间,轻轻磨擦他的两腿内侧。同时,两条包裹在不同颜色的高级丝袜中的玉腿也是在互相磨擦。
  侯龙涛用力在两个女人的屁股上捏了捏,使那种弹性十足的感觉留在掌心,然后把手放在爱妻们的头顶,轻轻向下按。两个美妇人顺着他的力量蹲了下去,如云反手攥住了阴茎的根部,开始左右捋动,左手伸到自己跨间,找到了肉唇间的小肉芽儿,然后微微探头,用舌头托在大龟头下面,上唇压住龟头的右半边。
  何莉萍的右手伸入爱人的胯下,揉弄他的睪丸,左手按在他的小腹上,隔着纯棉的背心儿感受他硬梆梆的腹肌。女人的螓首尽量前探,把舌头垫到如云的舌头下,与上唇一起夹住了左半个龟头。两个美人相接的唇舌开始蠕动,但却是向着相反的方向,如云把整个龟头都含住了,何莉萍则朝根部舔去。
  侯龙涛稍稍弯腰,爱恋的抚摸两个美妇人柔顺的秀髮、红霞微罩的面孔,白嫩光滑的脖颈。他把如云拉了起来,两手捧住她的双乳,将口鼻埋进深深的乳沟中,用两颗大奶子挤压自己的脸颊,「香,真香……」他叼住如云一粒俏丽的乳头儿,吸吮了起来,他边吸边抬眼看着爱妻,欣赏她的表情。
  如云双手扶在男人的脑侧,檀口微张,眼神已经有点儿朦胧了,「老公……」侯龙涛拉住女人的右手,拍了拍她的屁股,「去吧。」
  「嗯。」如云慢慢把身体离开爱人,直到两人的胳膊都伸直了,才放开他的手,扭腰摆臀,以猫步走到了那张地毯中间,歪着头,用挑逗的眼神看着男人,还把自己的一根手指放进嘴里吸吮。
  与此同时,侯龙涛将身体向左扭转,何莉萍把自己的身体调整到正位,双手扶住他的两腿,将大鸡巴的七分之五都塞进了嘴里,用自己蠕动的喉咙挤压龟头,清澈的口水顺着她的嘴角儿流淌而出。
  司徒清影从反光镜里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她能瞧见何莉萍脸颊的侧面,能瞧见美妇人皱起的眉头、紧闭的眼睛,那种表情分明是痛苦。女孩儿的心里一阵气苦,「妈妈,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痛苦来换取男人的快乐呢?妈妈,你不需要男人的,女儿一样能让你享受到性高潮。妈妈,你这是何苦呢?」
  何莉萍是没有办法知道司徒清影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也只会对她对自己的称呼吃惊,并不会同意她的其它想法。侯龙涛把这个美妇人也拉了起来,抱着她的腰,和她吻了起来,右手将她的洋装裙摆向上拉,把她的大屁股暴露出一小半儿,用一根手指在她的没有内裤遮拦的臀缝中搓动。
  「老公……重一点儿」何莉萍舔了舔嘴唇儿。「哼哼,别求我,小云云在等你呢。」侯龙涛放开女人,「去让司徒小妹妹见识一下儿什么是真正的『女肏女』。」「谨遵夫命。」何莉萍伸手在爱人笔直、粗壮的男根上用力捏了一把,昨晚就是被这个家伙搞得爽死了,想到一会儿又能再好儿好儿享用它,阴道都不禁有点发痒了。
  司徒清影听到两人的对话,有点儿吃惊,她一直以为何莉萍之所以会对自己有敌意主要是因为不喜欢同性游戏,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只见何莉萍走上了白色的羊毛地毯,如云立刻张开双臂,两个美艳绝伦的中年女人抱在了一起,两条粉嫩的舌头互相交缠,此进彼退,此退彼进,不停在两人的檀口中交换战场。
  虽然两女的手上还都没有什么动作,但光是这火热的接吻就已经让司徒清影看的口乾舌燥了,她幻想着自己能替代如云的地位,在她的潜意识里,对如云的身体是不敢奢望的。突然间,女孩儿只觉的臀沟中一热,原来身后的那个男人已经开始在自己的屁股缝里舔舐了,虽然隔着几层勒在里面的内裤,还是能感到他温暖的呼吸。
  侯龙涛的双手在司徒清影赤裸的腰背间很轻的抚摸,光滑的肌肤手感极佳,芳香的臀缝更是男性天堂,他用舌面压住女孩儿的内裤,从小穴的部位一直向上舔到内裤的裤腰下,再用鼻尖儿顶着向下划,如此反覆,口水很快就把几层薄薄的棉布浸透了,圆巧的菊花门、饱满的小穴的轮廓都清晰可见。他又将身体侧移了一点儿,开始很细緻的舔舐女孩儿短背心儿下露出的雪肌嫩肤。
  司徒清影现在可没心思感受侯龙涛的温柔,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面前淫美的真人秀上。如云已经把何莉萍洋装的拉链儿打开了一些,将布料拉到她的胸部以下,使她的双乳也暴露了出来,但洋装并没有因此而滑落,而是堆积在她的腰际,被她圆大的臀部挡住了。二女彼此将双臂穿过对方的腋下,揽住后背,拚命的摇挤上身。
  这两个都是波霸型的女人,四颗柔软的大奶子顶在一起,硬立的乳头儿完全陷入了肉中,白嫩的乳肉互相挤压,从侧面看就是两个厚厚的肉圆盘,颇为壮观。「嗯嗯……」二女都是鼻音连连,时不时的堵住对方的嘴巴以交换津液。
  「萍姐……啊……」如云鬆开双手,左手抓住何莉萍的一颗乳房揉了起来,右手的中指放进嘴里舔湿,然后伸进了对方的裙子里,找準了部位,小臂一抬,整根手指就没入了她胯间的小开口儿。「啊……」何莉萍张大了嘴巴,紧合双眼,脚尖儿微垫,上身稍倾,双手扶住如云的肩膀,把舌头插进了她的耳孔里,狂乱的搅动。
  「呀……」如云舒服的咬紧了银牙,双手都更加用力了,开始不断用自己的耻丘去蹭何莉萍的大腿。何莉萍觉出一个湿乎乎、毛茸茸的东西在蹭自己,她当然不能只顾自己爽了,左臂紧搂如云的细腰,右手使上了两根青葱玉指,用尽全力的去挖她的屄缝儿。两个中年艳妇就这样搂抱着对方颤抖的身体,互相指奸小穴。
  颤抖的不光是她们,还有司徒清影,女孩儿的呼吸甚至比她们的还急促,连眨眼都捨不得,浑身是又躁又热。眼前是心中女神的淫乱表演,脑海中是自己加入两位大姐姐的战团、尽抒情慾的画面,身上受的是男人温柔的把玩儿,由于受着这三重刺激,她现在所得到的快感可能还要强于何莉萍和如云。
  侯龙涛的上身就压在美丽姑娘的后背上,双手在下面隔着小T-Shirt大力揉抓她的奶子,如同蛇信般的舌头在女孩儿的脖子、脸颊、耳后「唏溜唏溜」的舔着,手中的乳房虽然没有那两个美妇的大,但也是非常圆滚,柔软与弹性兼备,「连罩子都没戴,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要跟我鱼水交欢啊?」
  「啊……哈……没……没有……」虽然司徒清影因为自己脑中的幻觉,对于男人的爱抚并不感到反感,但还是知道反驳他的淫言浪语的。
  「哼哼,不是也没关係,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侯龙涛捏住了女孩儿已然勃起的两颗乳头儿,轻轻的向下揪了揪,「宝贝儿,奶子都硬了,现在想不想和情哥哥做爱啊?」
  「去你……啊……去你……」司徒清影刚想骂,突然想起了何莉萍刚才的话,硬是把即将出口的髒话又嚥了回去,「我……我不是你的……嗯……你的宝贝儿……更……啊……更不会想跟你……跟你做爱的……」
  「早跟你说过,光嘴硬是没用的。」侯龙涛来到了女孩儿的身后,双手抓住她内裤的裤腰,「你早就爱液横流了,对不对?」
  「胡说!」司徒清影说得很坚决。「是吗?那要不要再赌点儿什么?」侯龙涛像是在戏耍女孩儿一样,把小内裤稍稍向下拉了一点儿,把最上面被臀瓣挤出的小三角儿露了出来,他弯腰在那个三角儿地带舔了舔,还用力的抽了抽鼻子,「嗯,我都能闻到你爱液的香味儿了,还说没有?」
  司徒清影不说话了,她当然知道自己身体的反应,真要打赌那是必输无疑的。侯龙涛看女孩儿不回答,也不强求,缓缓的把纯白色的小内裤拉了下来,棉布离开饱满的「蜜桃儿」时,拖出了两条晶莹剔透的丝线,小穴中果然已是充满了淫水儿,而且传闻不假,她确实是只「小白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