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六章

时间:2018-01-13
第二天早上,玉彬虽然一再要小依多睡不用帮他打点,但她仍坚持起来为他準备早餐,用完餐后小依送玉彬到门口。
  「小心一点,晚上把门窗关好,我明天中午就到家了。」玉彬充满爱意的拨抚她垂在颈鬓边的髮丝,柔声叮嘱着。
  「嗯……」想到晚上还要自己送上门去给丑恶的朱委员,此刻她心中真的万般捨不得玉彬离开,不知不觉眼眶已红了起来。
  「你怎么了?还不舒服吗?」玉彬发觉妻子憔悴凄楚的模样,不禁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再睡一会儿就有精神了,你快点出发吧!会来不及的!」小依压抑着快要发抖的声音,强装轻鬆的对丈夫说道。
  「好吧!你记得多休息」玉彬吻了她一下,接过公事包推门走了。
  关上门后小依失神的坐在沙发上,「晚上会发生什么事呢?……会不会又被朱委员……对了……我月经来……他应该不会对我怎样吧?……」心思不宁的坐了一整个上午。
  随便吃了中餐后,小依心不在焉的整理家务,注意力却不时地放在壁上的时钟。眼看指针一分一秒的在过,愈接近约定的时间就愈六神无主。
  「时间快到了……」该来的还是躲不掉,终于到了该準备的时候。
  小依犹豫了许久,最后决定化上淡妆,穿上只有以前上班时才曾穿过的白衬衣、黑色窄裙,肉色丝袜和高跟鞋。其实她是想穿正式点或许比较不会让男人产生邪念,也可以直接陪朱委员出门,而不必再换上他们为她準备的衣服。然而她不知她姣好的身材和白细的肤质,在这种装束下只更显得亭亭玉立,胸线和腰身的优美弧度毕露、高跟鞋也将匀直的腿形衬得十足迷人。
  五点一到,电话準时响了起来,司机已在大楼门口等她,小依怀着任人鱼肉的忐忑心情上了黑色宾士。车子直往市中心最现代化的一栋摩天大厦驶去……
  一个钟头不到,她人已怯生生的站在朱委员宽敞气派的办公室内。
  「我的小情妇,你来了,嘿嘿……」朱委员从巨大的办公桌后面绕出来,色咪咪的走向她。
  「你……别乱叫,我才不是什么情妇」小依虽然害怕,但面对朱委员无耻的称呼仍鼓起勇气反驳。
  然而朱委员就像没听到她话似的,一只肥爪已经抚向她诱人的腰身。
  「别那样……」小依不自主的闪开!
  「想躲去哪里啊?朱委员他想你想得快得相思病了,你就别再害羞了吧!」沈总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挡住她的退路。
  小依知道今天自己送上门,就算没被强姦,身体被吃豆腐也一定免不了的,只好放弃闪躲的念头,任由肥丑的朱委员搂着她的后腰把她往沙髮带。
  朱委员在沙发上坐下后,拍了拍膝盖要小依坐在他大腿上,小依不想拂逆他而招来更多折磨,只好忍辱屈从。
  「小心肝,你想不想我啊?」坐定后朱委员就猴急的把小依往他肥肿的身上搂,厚厚的双唇在她白皙的香鬓探索,边将她两条玉腿逐一抬上沙发,顺手脱掉她脚ㄚ上的高跟鞋。
  「唔……委员……你别这样……让我下来……我不行这个样子……」小依想逃脱,动作又不敢太大怕激怒他,在朱委员那两片湿腻如水蛭般的肥唇纠缠下,耳窝和颈鬓觉得湿湿痒痒好不噁心和难受。
  「你今天……穿这样……好性感……我快受不了了……」朱委员浓浊的喘着气,双唇一路索吻到她香甜的小嘴,一双肥手分上下二路,伸进她窄裙和衣襟开口。
  「啊……不行!……我……我那个来了……今天不行……」小依顾不得一切的并紧大腿,拚命的转开脸大叫。
  「什么!你大姨妈来了!」朱委员猛然一醒,倏然站起来,小依「唉啊」一声从他腿上滚下。
  「是……人家月经来了……今天不方便,怕……怕弄髒委员……」小依如获大赦般的撑起上身,娇喘的低声说道。原本一身整齐的打扮已在拉扯中弄乱,髮丝垂落额前,胸前第一粒钮扣也鬆开了,下摆还被拉出一半,显得十分狼狈。
  「操你妈……你这个贱货!臭婊子!老子洗好鸡巴要干你!你竟敢在这个时后给我落红!」朱委员面目一下子变的十分狰狞恐怖!
  「我……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小依看他发怒的样子吓得语无伦次。
  「委员,您先息怒,反正要上她有的是机会,今天她这样也不配让您老人家搞,不过还是有节目可以玩的」沈总见气氛不对,忙陪着笑脸安抚朱委员。
  「哼!算了!要被你的骚血沾到,我还不想倒楣呢!不过你如果想说大姨妈来就可以回家休息的话,那就太天真了。今天很多节目等着你呢!老子的宝贝爽不到,你就要负责演到让我爽!」朱委员冷酷的对着小依说道。
  「饶……饶了我吧,下次……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求求你。」小依恐惧发抖的向朱委员乞饶,但是她这个样子只让朱委员更兴奋而已。
  「沈总,你帮我向委员求情……那个来……我真得没办法……求求你……」小依见朱委员小小的眼睛露出淫暴的光芒,惊慌的转向沈总求情。
  「我也没办法,反正你乖乖听话就不会吃苦头了。」沈总双臂抱在胸前,故作无奈的对着爬在地上的小依说道。
  她听到这个残忍的回答后,心中已彻底绝望,只能垂下头啜泣。
  沈总不再理会她,直接拿起茶几上的电话吩咐外面的秘书:「请魏老师进来吧!」小依不想知道接下来会怎样,双臂撑在地上一直低着头抽咽。
  不久门被推开,好像不止一个人走进来,小依无助的抬高视线,看到六只穿着木屐的大脚停在她面前。
  「有三个男人……」她充满恐惧的慢慢往上看,毛茸茸的结实腿肚……站在前面的是三名穿着日本和服的男人,中间是大约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另二名像是助手的,都是二十初头的年青人。
  「就是她吗?」中年人蹲下来,大手轻轻抬高小依的下巴问道。
  「是啊……老师您觉得怎样?」沈总忙回答。
  「很好!这种玉一般的女人是我近几年看过最好的!」中年人满意的道,小依看到他深遂的眸子射出兴奋的光芒。
  「你……你们……想作什么!」她不安的从那男人手中转开脸。
  「想在你身体刺上一些美丽的小图案。」沈总蹲在她身边柔声的说道。只是他说得轻鬆,听在小依耳里却使她全身的血液迅速凝结!
  「你说什么?不要!……不要!」小依隔了半秒钟才歇斯底里的叫出来,一边蹬着腿往后退。
  「抓住她!」那中年人一声令下,两名助手从左右两边包抄小依,抓住她的臂膀将她拖到办公室中央。
  「放开我!我不想刺什么图案……」小依两条美腿拚命乱踢,那两个年青人也被踢中好几脚,但很快就把她制服了。
  「老师!要在哪里动针呢?」其中一名年青人问道。
  「在桌子上好了!把她绑紧别让她乱动!」
  于是那两名年青人熟练的将小依抬上朱委员的大办公桌,小依不合作的挣扎尖叫,结果嘴巴被麻绳绕过捆绑,一人将她两腿细踝交错抓在一起,用绳子捆绑后,再用一条带勾的铁炼勾住绳结,铁炼另一头的皮环则扣在她脖子上,迫使她弯着身体仰躺在桌面,下身的窄裙早被褪高到胸部,只剩丝袜和小三角裤包裹的下半身赤裸裸展示在这些人眼前。
  「老师,她月事来了,没关係吧!」沈总问道。
  「无妨!」那中年人一边回答,手指勾住小依大腿内测的丝袜用力一扯!
  「嗤!」腿根和下体部位的丝网被撕破一片大洞,「呜……」小依屈辱的眼泪也同时迸出来。
  那中年人再从助手那里接过一把锋利的剪刀,延着臀侧慢慢剪开她雪白的小内裤。
  「呜……」小依用力的扭动一下随即被压住,三角裤连同沾血的卫生棉被拉掉,濡着经血的肉花完全绽放出来。
  「这就是女人月经来时的样子……」沈总和朱委员都围过来看,朱委员虽然因她月事来而发怒,但第一次看到经期中的美丽肉穴却让他不由得兴奋起来。
  「魏老师……你觉得怎么设计图案比较好?」朱委员吞了口口水问道,他的视线一直停在小依可爱的阴户上。
  「在她的肛门和耻缝上端刺上花蕾,还有一边乳头也是。」那中年人扒着小依的大腿根,语气显得十分冷静平淡,但从他脸上抽搐的神经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激动,那两名年青助手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师这么激动。
  「刺花?那有什么特别?」朱委员不解的问道。
  「哼!我用的是特殊颜料,平时只看得出若有似无的效果,但只要她兴奋或痛苦时,那花朵就会慢慢盛开成美丽的图案。」那师父得意的说道。
  「真……真有那么神奇……」朱委员心脏又开始负荷不了了,想到小依在被人蹂躏时股缝会慢慢盛开两朵鲜花,晕红的乳头也会绽放开来,那是何等凄美刺激的景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