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骆冰淫传 第九章 情难捨癡秀才雨中求去

时间:2018-01-13
「金笛秀才」离开后,章进独自一人又喝了几杯闷酒,正想解衣就寝,突然感觉到窗下似乎有人,便「呼」的一声将烛火吹熄了,慢慢挪身过去。
  此时,听得对面厢房里徐天宏一声大喝:「好贼子!大胆!」
  同时一道白呼呼的东西迎面射来,赶紧闪身避过,嘴里暴喝一声,人已破窗飞出,足尖在窗台上一点,纵身上了屋顶,只见一个黑衣人的背影正往前方飞驰而去。
  这时下面「嗖的」一声跃上一人,却是文泰来,驼子忙打招呼道:「哦!四哥是你!四嫂呢?贼人向前面去了!」
  「她已经睡了!」只见「奔雷手」随口答了一句之后,逕往右方驰去。
  章进有点莫名其妙,也不及细想,提身向着前面追蹑而去。
  这时,几道人影飞了上来,互相一打手势,盯着已经变小的人影追蹤过去。
  接着下面传来阵阵娇呼:「老公!等等我!等等我呀!……」
  待得周绮上来时,四方人马已经一个都不见,气得她一跺蛮足,奔向后面小屋。
  文泰来将满腔的郁闷发洩在狂奔的双脚下,「眼不辨东西,耳不闻蝇雷」,天地似乎远去,身形反射性的闪避迎面阻挡的物是,脑子里儘是妻子赤裸着娇躯与义弟腿股交缠、挺送迎合的幻想,滚滚的热泪夺眶而出。
  「英雄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一代虎侠挣扎在情、义、恩、爱的枷锁里,痛苦的作出了「让妻」的决定,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又怎能坦然去面对?「逃避」成了唯一的选择,他只想离开得越远越好……
  在一阵漫无目的的奔跑之后,终于力竭的跪倒在泥泞里,紧握着双拳,仰首望向墨黑的长空,喉咙哽咽的发不出声音来,只能「喝!喝!」的乾嚎着。
  雨越下越大了,彷彿老天爷也洒下了同情的眼泪。
       ※   ※   ※   ※   ※
  同样发足狂奔的是「金笛秀才」,他只感到似乎有一股热流在小腹之内窜动着,阳物已暴胀一倍有余,疼痛欲裂,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他知道──一定要远离媚骨蕩人的义嫂,否则必铸大错。幸好,冰凉的雨水还让他守着灵台一点清明,紧盯住前面几道身影,然而,雨水同样也模糊了视线,不知从何时起,前方已杳无一人。
  但是余鱼同不敢停下脚步,他知道骆冰就在身后,他更明白──当两人单独相处时,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为了兄弟间的义气,他必须要忍住,绝对不可以一错再错,牙齿已将下唇咬出了血丝。
  突然,一声娇喝:「十四弟!你站住!」
  同时「唰」的一声,一道俏生生的倩影落在前方数尺之处,余鱼同惊得鬆开了口,一下煞住身形,抬眼一望,顿时血气上涌,激动得全身颤抖起来……
  骆冰望着前面「金笛秀才」的背影,芳心里也是混乱得很,她不明白──为什么以前对她癡恋万分的余鱼同,这一段时间里,总是有意的迴避着,莫非他已经知道了什么?又或者是章进跟他说了些什么?种种的疑问杂乱纷陈。
  突然,她发现前面几道飘忽的身影已经转向,而余鱼同却恍若未觉的直往前方树林奔去,忍不住一声娇唤,同时运气往前一窜,落在一棵大树底下,转过身来。
  这时候,闷雷乍响,一道闪电将大地照耀得如同白昼,也将她湿淋淋、仿若赤裸的胴体彻底的显现在「金笛秀才」眼前──已湿透的衣裳,紧贴在玲珑浮凸的娇躯上,正往下滴着水珠,小腹下明显的看到隆起的黑三角,修长适中的双腿透出隐约的洁白色泽,额前几络秀髮,披垂在白玉似的脸颊上,衬托出一张宜喜似嗔的娇靥。
  骆冰正视着全身颤抖的余鱼同,正想开口相询时,只听得他喉中一声低吼,已扑了过来,慌得她赶紧闪身相避,口里低叱道:「十四弟!你怎么啦?……哎呀!……」
  原来,在电光石火的追躲过程中,「金笛秀才」已一把抓上她滑溜的圆臀,撕下了一片裙衣。此时,骆冰也看出了不妥,对媚药的反应,她已深有体会,立即不加思索的,反手一指点在余鱼同腰间的软麻穴上。
  望着翻倒在地上的义弟,骆冰略一沉吟之后,俯身就往他胯下探去,果其不然,入手一根硬如铁石、炙热火烫的阳物正有力的脉动着……
  此时,一幕幕可疑的过去在脑中闪现,对照文泰来曾经多次说过的话,她几乎可以肯定──今晚是丈夫设下的计谋!
  骆冰不由得内心兴起了被出卖的悲哀,但同时又隐隐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鬆感,情绪一时激动得无以复加,嘴里喃喃不停地念道:「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
  猛的银牙一咬,三两下脱光了自己的衣物,扯下余鱼同的裤子,翻身跨坐上去,用两指剥开阴唇,将肿胀的龟头对準桃源洞口就用力地套坐下去,「噗哧」一声已齐根没入了肉穴。此时虽然有雨水的润滑,但是仍然有点乾涩的阴道,还是引起了一阵痛感,不过骆冰似无所觉,开始使劲地、快速地摇摆、耸动肥白的圆臀,让硬挺的肉棒在嫩屄里吞吐、冲刺,满头的秀髮飞舞着,嘴里一迭声的叫道:
  「我就如你所愿,让他插吧!让他肏死我吧!……呵!喝!……大哥啊~~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那情形就如同一个疯妇一般。
  终于,在一连串激烈的套弄之后,阴户里开始传出「叭唧」、「叭唧」的淫水声,不一会骆冰已累得趴伏在「金笛秀才」身上,娇喘不已,这时她悄悄的伸下一指,解开了他被制的穴道。
  余鱼同身子一恢复自由,立时像出栅的猛虎,两手死劲的掰着义嫂丰腻的臀瓣,用力往下压,屁股拚命似的向上猛顶,在骆冰一连声「啊!啊!啊!」的浪叫声中,一个大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然后直起直落,势如急鼓的抽插起来,肉棍在肥屄里快速的进出,带着两片蚌唇翻吐不休,淫汁四溢……
  骆冰也逐渐从报复性的自虐中得到肉体的欢娱,数月来未曾接受开垦的淫媚肉体,又慢慢甦醒过来,饥渴的等待灌溉,因此,在她感觉到阴道里的阳具开始不寻常的膨涨、悸动时,忍不住哼叫出声来:
  「好弟弟!再用力点!……等等我……对!对!……哎呀!等一下嘛!……喔……喔……嗯……嗯……我不行了!……啊……」
  灼热的阳精强劲的喷洒着花心,子宫里也酥麻的涌出一股淫水,骆冰用力的收缩着小腹,贪婪的汲取着……
  然而,短暂的高潮似乎满足不了长时间空虚的肉体,蜜穴里还是感到空蕩蕩的,肉壁仍然不断的在蠕动着;更加以心里上有点自暴自弃,骆冰只想要尽情的放纵自己,于是不耐的将余鱼同推了一个翻身之后,急呼呼的爬向他胯下,将沾满阳精浪水的肉屌含进嘴里,吞吐吸弄起来。
  射完精后的「金笛秀才」神智已逐渐清晰,但是体内媚药的余毒未退,虽然
  曾有过不妥的念头,但是,很快的在义嫂温滑的小口中被吞噬,欲焰再次高涨,肉棒顷刻间挺立如杵。
  他斜眼望去,只见骆冰肥白圆耸的屁股高翘,正随着吹箫的动作晃动着,有无比的魅惑,忍不住伸手抚摸、揉捏,更探出双指,深入湿淋淋的蜜穴抠挖、插弄,两人同时发出欢娱的呻吟……
       ※   ※   ※   ※   ※
  雨悄悄的停了,月娘再次挥洒开她银白的舞衣,大地一片湿冷,但是沉醉在肉慾淫戏中的叔嫂,浑身却散发出腾腾的热汽。
  此刻,余鱼同正斜抬着骆冰一条玉足,让她侧躺着,一手紧握住丰耸的肥奶捏挤,胯下的肉棍急速的在淫洞里进出,直肏得她「喔!喔!」浪叫不停,终于在一次猛烈的冲刺之后,同时攀上极乐的顶峰。
  高昂的情绪急遽的下降,一阵冷风吹过,趴伏在义嫂胴体上喘息的「金笛秀才」打了个颤慄,神智一下灵明过来,立时跳了起来,激动的喊道:
  「天啊!我到底又做了什么?我真不是人!……四嫂!我!……我……四哥啊!四哥!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然后胡乱的抓起衣裤,飞也似的消失在夜幕里,留下依然赤裸的骆冰捲缩着娇躯无声的在哽咽着。
       ※   ※   ※   ※   ※
  另一头的章进,一开始便全力的追赶猎物,突然,「奔雷手」那句──「她已经睡了!」让他不其然的在脑中浮现骆冰海棠春睡的诱人景像,小腹下立时火热起来,两个多月前的教训早就抛在脑后,一颗心活络得乒怦乱跳。回头看了一眼如飞跟来的身影,觊了个转弯的空隙,「飕」的一声掠下巷道,紧贴在一户人家的门檐下,待得头上几道人影过去,便径奔义兄的居处而去。
  才刚抵门口,便听到里面细微的娇哼,轻轻推门朝里一望,不由惊咦出声,立刻闪身而入,同时反手将门扣上,慢步的走向床前。
  昏黄的烛火下,只见周绮正难过地掏弄着自己的淫屄,浑身不着一缕,菽乳挺突,大小正好一握,乳珠只嫣红一点,小巧逗人;皮肤虽然稍黑,可是肌理紧绷,充满弹力;小腹下薄薄一层阴毛,色泽微黄,但伏贴有致,全身散发出新婚少妇的诱惑。
  驼子眉头一皱,拿起桌上的茶杯在鼻下一闻,淡淡的甜香味令他立时了然于胸,自以为是的联想道:
  「是了!一定是四哥用了春药,想和四嫂大干一番,被她识破之后两人吵了起来,难怪四哥气呼呼的!可是七嫂怎么跑这儿来了呢?管他的!憋了这么多日子,先洩洩火再说!……哇!没想到七嫂的身材也这么好!」
  早就淫慾熏心的章进,立刻脱了衣物,朝床上另一个义嫂扑去,肆意的在她刚被开发的胴体上姦淫、蹂躏,一次又一次的,将生嫩的周绮带上肉体的高峰,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
       ※   ※   ※   ※   ※
  再说「武诸葛」徐天宏,情切兄弟的安危,不假思索的撇下娇妻,和几乎同时上来的陈家洛、心砚一起追蹤敌人,但是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频频的回头张望,却始终不见周绮赶上,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便向着稍微落后的心砚说道:
  「你和总舵主继续追,我回去看看,不要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说完飞快的奔回自己的寝居,当然是空无一人。呆了一会儿之后,不由焦躁起来,嘴里喃喃念道:
  「这傻丫头跑那儿去了?这么大雨还不回来?……咦!会不会在四嫂那儿?嗯……看看去!」
  徐天宏兴沖沖的往客栈后的小屋奔去,快到门口时,听到里面传出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娇吟,虽在淅沥的大雨中仍然清晰可闻,不由暗暗笑道:「还是四哥四嫂好兴致!雨中作爱,真羡煞人也!」当下立刻调头回到自己房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徐天宏正忍不住刚才的刺激,把一只手伸进裤子里去玩弄自己的阳物,就看到周绮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武诸葛」二话不说,一把搂过娇妻,就将她剥了个精光,往床榻上一抛,人已扑了上去,挺起肉棍毫不费力的就肏了个尽根,双手胡乱的在她胸乳上搓揉,嘴里轻声的叫道:
  「好妹子!你上哪儿去了?都快把我给憋死了!……嗯……刚才来不及餵饱你,你看你!这么多的水!……」
  可怜的徐天宏,他不知道灌满妻子淫穴的,是自己结义兄弟的阳精,仍然兴奋地在那亩才刚被灌溉过的浪地上耕耘着,并没有留意到妻子异乎寻常的沉默,当然更不会去注意到──一颗泪珠正缓缓的从她眼角流下……
       ※   ※   ※   ※   ※
  同一时节,陈家洛已快追上了奔逃中的黑衣人;当他听到两位义兄的呼喝之后,立时着衣,和心砚一起奔了出来,正好看到徐天宏,略一询问,便一起向前追蹑过去,三人中就数他武功最高,渐渐的变成一人独追的局面。
  对方的轻功不错,身形又异常滑溜,不时变换方向,但是慢慢的陈家洛已摸清了他的身法,在一次转折中便突然向右斜冲过去,手臂往前一抓,嘴里大喝一声:「好贼子!看你还往哪里逃!」
  「嗤喇」一声裂帛声响,并着「哎呀」的女声尖叫,只见黑衣人背后自领子以下,一大片衣服已被他抓下,露出雪白滑腻的肌肤和两瓣浑圆的屁股,同时,只见得她身形往前一个跄啷,两手赶紧往地上一撑,回过头来骂道:
  「ㄣ……你坏死了!欺负人家女孩子!追什么追嘛!?」
  恰好在这时候电光连闪,大地通明,雨势更急了;陈家洛如泥塑木雕般动也不动,右手还直直前伸,手掌中抓着的布条在风雨中飘摇,脑子里儘是黑衣人那秀丽苍白的娇靥,嗔怒中带着一点仓皇,惹人心疼又有点依稀相识的感觉。
  然而,最令他怦然心动、久久挥之不去的,是当那黑衣女子扑倒时,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从雪白的臀沟中露出的两瓣丰隆肥厚的阴唇,隐夹着嫩红的一条裂缝,直把个红花会的瓢把子看得楞立当场,血脉沸腾。直到心砚由后赶到,惊声问说:「咦?少爷!你怎么啦?人跑掉了吗?」
  陈家洛这才如大梦初醒般略带尴尬的回答道:「嗯……被她给跑了,唉!算了!我们回去吧!」
  远方已隐隐的传来鸡啼声,短暂的一夜即将过去,命运的作弄使得红花会众人各有遇合,今晚的遭遇,他们能从记忆中抹去吗?